等待世界末日的吃土少年chris

#日常抽风向#
#深海人鱼迷之脑洞#

...好痛苦...有没有谁,谁来救救...我......

无法闭合的口中不断涌入着苦涩的海水混合着呛喉的铁锈气息却没有丝毫窒息的感觉,沉浸于水中的躯体下沉着,虽然自己的水性不错至少在平常不至于淹死但双腿就像是被捆绑住一般无法分开更别说是推动身体向上。周围涌动的诡异暗流如利刃,刺刀,刮痧在赤裸的肌肤上每一下都是钻心的痛逼出眼角本就没吝啬过的生理泪水却在眼前凝固成了胶白色的固体,胡乱挥舞着的手臂此刻想必无论如何都已经是伤痕累累。双瞳近乎绝望的仰视着上空着越来越小的,从海面上投射下来的光点。

像是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才慢慢的逐渐镇定下来停止了毫无意义的挣扎即使动作依旧慌乱,曲起了身体伸手向下摸去希望能找到无法活动的原因。鳞片?是的,自己的双腿上现在几乎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鳞片,借着海底微弱的光线还能看见身下那随着水流慢慢晃动的巨大鱼尾。

就在思考的空当,一阵强烈的灼烧感侵袭上自己的大脑从尾巴的最末梢无端的升起泛白泡沫数量在越来越快的增加伴随着无法忍耐的烧伤痛觉,恐惧瞬间重新占据了整个神经枢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也许是求生欲望迫使自己尝试着伸展开身体学着和鱼类一样去甩动尾部想要冲出深海,这确实奏效该说是多亏了那宽大的尾鳍即便现在正在随着时间消融就像是它本身就是海洋的一份子。

快了,就差一点了。可惜灼热感丝毫没有褪去蔓延上了手臂,小腹,然后是胸腔,已经没办法呼吸了,肺部好像已经被严重烧伤。周围的气泡包裹着娇小的身体逐渐散去在水中破裂,在触碰海平面的一瞬间痛觉消失只剩下一团晶莹的泡沫在水面之上阳光之下漂浮着的是死去的人鱼。

猛地惊醒抓着心脏的部位,另一只手中还捏着歌曲的谱子。室内细微的空调声以及窗外喧闹的知了声太过真实迫使自己很快从刚刚的噩梦中惊醒。啊,想起来了,好像是因为下午没什么事所以就跑去了图书馆结果不知不觉睡着了吗,可能是最近有些拼命过头的原因吧。整理完思绪重新调整,翻阅起身边半开的字典对照着歌词,对了这次的歌名是......深海人鱼

(๑•̀ㅂ•́)و✧于是码了一篇莫名其妙的上皮戏。

评论(3)

热度(10)